如云閣小說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BT五部曲之_03瘋狂的作家-第1部分


第一部
第一章 踢館
  淅淅瀝瀝的小雨連著下了幾天,空氣里陰森森的寒氣,在太陽終于出來的時候,依舊沒有散去。
  仁川中學巨大的操場上,穿著黑色校服的學生們,排列成整齊的隊伍,一聲令下,從中間向周圍散開,如同在黑色的污水中投入了一塊石子后泛起的漣漪。
  “第二套全國中學生廣播體操,時代在召喚!”
  廣播里的聲音在念召喚那兩個字的時候,似乎特別慷慨激昂。
  “招魂才對吧。”
  說話的是個男生,因為個子高而站在最后一排,做操的時候,胳膊腿都只伸一半,懶洋洋的樣子,終于把巡查的老師給引了過來。
  “周放,你那腿,伸開一點。”老師手里拿著鞭子,眼看就要抽過來,周放腿往前一伸,躲了過去。
  “老師,我肚子疼。”無辜地笑。
  看著老師氣憤離去的背影,周放揉著肚皮嘆了口氣,不是我耍賴皮,肚子真的很疼……
  今天中午給溫婷過生日,林微和溫婷都不吃蛋糕,只好自己全部解決掉。
  結果,肚子疼。
  拉了一個下午。
  現在全身無力,能拖著“殘軀”來操場上就不錯了,還叫人伸腿?……
  到下蹲運動,周放心情更加抑郁。
  每次蹲下去就不想起來。
  “跳躍運動!”
  廣播里的聲音依舊慷慨激昂,周放垂著頭一副病懨懨的樣子,跳不起來,按著肚子在那哀嘆。
  唉,英雄為美女折腰,為蛋糕折腰的自己,連狗熊都算不上。
  你說做個廣播體操吧,至于這么亢奮?旁邊那扎馬尾的女生,跳起來就跟那打了興奮劑的兔子一樣。
  明顯反襯出自己是個抽筋的死魚。
  放眼望去,一片整齊的黑壓壓校服,跳起來,那視覺效果真是恐怖。
  低頭看了看表,下午四點十分。
  五點半下課之后,還有個文學社大會,還得拖著殘軀去念叨長達半個小時的總結及計劃。
  希望在那之前能夠把拉肚子的事情先解決掉。
  下午五點,百川社辦公室內,坐在首位的周放儼然一副老大派頭,手指輕輕扣著桌面,拿著最新一期的校報皺著眉頭。
  “主編,上次不是說過欄目改版的事?怎么這一期做出來還是老樣子?不換藥也把湯換一換吧?”
  周放正罵得起勁,突然聽到一陣敲門聲。
  “進來,開會都遲到,你有時間觀念嗎?”把拉肚子的怨氣發泄出來,肚子就舒服多了。
  可扭頭的時候,周放還是愣了愣。
 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個子不高的男生,身材偏瘦,一頭清爽的碎發,略長的劉海耷拉下來,垂在眼鏡旁。
  男生推了推眼鏡,笑容有些冷淡。
  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們在開會。”
  周放玩味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眼,只見他直直的對視過來,沒有絲毫回避,更別提膽怯畏縮,倒是坦然得很,像是進自己房間一樣。
  “你是社長吧?”男生問。
  周放點頭,“找我……有事?”
  “對,有話問你。”
  真不喜歡他高高在上的態度,周放皺皺眉頭,轉了轉手里的鋼筆,“麻煩你先出去,等我們會后,我再單獨跟你談。”
  男生點了點頭,關上門,握住門把的手指有些蒼白。
  周放一肚子的怨氣剛剛消散,不知為何,又凝聚起來。
  腸子打結了在腹腔翻騰,周放只好皺眉按住腹部。
  心里想著,那個男生真是夠冷淡啊,目中無人的態度讓人心里發癢,真想好好教訓一下這種||乳|臭未干的毛頭小子,居然對高年級的學長這種態度?
  周放摸了摸鼻子,繼續會議,說話就跟機關槍掃射一般,噼里啪啦五分鐘之內交代完畢,然后吐出兩個字。
  “散會。”
  對社員來說,這兩個字相當于皇帝陛下的“大赦天下!”,威力足夠,以至于兩字一出,工作室內片刻之間空無一人,大家夾著書包瞬間溜了個無影無蹤。
  忙死了,肚子餓死了,還開這個會……真是摧殘青春啊。
  然而最郁悶的是社長周放,忍著肚子不舒服,還得裝出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來。
  等眾人如鳥獸散一般瞬間走了個干凈,周放這才長長吐了口氣,按按肚皮,低聲道:“沒人了,放心叫吧。”
  咕嚕嚕,咕嚕嚕……
  肚子很聽話地叫了起來,周放舒服地靠在椅子上,舒了口氣。
  思緒卻回到了三年前,跟校團委的老師因為創建校刊而爭辯的時候。
  那時候的周放,剛來仁川中學,初生牛犢不怕虎,無視這邊嚴厲或者稱得上殘酷的校規,敢跟老師叫板,可是史無先例的。
  幾經波折,仁川中學的校報,《百川》,終于創刊。
  周放是第一屆社長,從高一到高三,連任了三屆。
  三年時間,看著百川從創刊時只印刷十幾份都沒人看的蕭條,到如今每次出刊都一搶而空的輝煌,心里頗有一種滄桑感。
  周放曾經說,一周一期的百川,就像他的生理期。
  此言論曾經轟動全校,后來有人見到周放就會開玩笑說,喂,周放大人,你生理期到了嗎?
  周放只是用拇指抵著下巴,痞痞地笑。
  此次提出對校報的改革,不過是在上面增設一個開心園地的欄目,發一些同學們原創的幽默笑話,取代原先的名著推薦的部分,并且,留給散文的板塊也要大大縮水。
  上個星期,主編光是忙著退稿,都忙到焦頭爛額,也怪不得這一期的進度沒有及時跟上。
  “津津,周末我留下來跟你一起審稿。”周放掏出手機,給主編美女發了一條短信。
  津津是主編,姓周,周放認的N個干妹妹中關系最好的一個。周放經常開她玩笑說,“你為什么不姓牛?叫牛津多好,那樣我可以整天捧著你看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周放手里捧著一本厚厚的牛津英漢詞典。
  很快收到周津津的短信:“大哥,周末要模擬考試,審毛的稿啊,你穿越了?”
  周放扶著腦袋,嘆了口氣,糟了,這次又沒復習。
  正愁眉苦臉地垂著頭,身后突然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。
  “社長,現在有空談談嗎?”
  唔,好像把剛才那個家伙給忘了?周放轉身的瞬間,落魄的表情消失殆盡,翹起嘴角,笑得瀟灑而帥氣。
  “這位同學,進來談啊,外面冷,凍壞就不好了。”
  *
  辦公室條件當然不差,有空調,空氣都是暖的。
  還有軟軟的沙發……
  周放走到沙發旁,悠閑地坐下,翹起腿沖男生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男生對他帶著玩味的笑容以及調戲人一般的語氣,毫不在意,只平淡的看了他一眼,嘴唇輕輕開合,吐出三個字。
  “端木寧。”
  周放用拇指抵著下巴,似乎在考慮什么,片刻之后才開口道:“端木,這個姓倒是很少見啊。”
  “那么可以談正事了嗎?”端木寧看周放那毫不在意的樣子,不悅地皺起了眉頭。
  “談啊,你說。”周放也不坐起來,就那么半倚在沙發上,像是主人在聽屬下匯報一般。
  端木寧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本子。
  “我投的稿子連續三次被退,想要一個理由。”
  周放瞄了他手里的本子一眼,這才坐起身來,“什么稿子?”
  那么厚一本,別告訴我是日記啊……
  “小說。”
  周放嗤地一聲笑了出來,“同學啊,我們這是校報,你想在上面連載小說?”
  “那又怎樣。”端木寧說得理直氣壯,“據我所知,百川社不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意思嗎?應該接收各種稿件,給大家更多的展示機會,不是嗎?”
  周放嘆了口氣,慢悠悠地說道:“海納百川是沒錯,我們當然歡迎八方支流,可是……”頓了頓,揚起嘴角笑了起來:“這個污水,還是要過濾的。”
  看到對方不悅地皺眉,周放不禁心情大好,繼續逗弄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冷淡家伙。
  “所以呢,我們審稿是相當嚴格的,畢竟《百川》在仁川中學同學們心里,已經是個品牌了,我們不能搬轉頭砸自己的牌子,對吧。”
  端木寧的臉色冷了下來,“你的意思是,我寫的東西算污水?”
  “啊?你誤會了,我真不是這意思。”周放輕輕用食指抵著額頭,一副無奈痛苦的樣子,“你知道,我這社長也不好辦啊,規矩是學校上面定的,胳膊擰不過大腿嘛。長篇小說連載是不可能的,要不,我把你的稿子拿去投給言情雜志社看看?還能賺點稿費呢,我認識很多雜志社編輯,幫你投,好吧?”
  端木寧哼了一聲,“你是在捉弄我嗎?”
  見周放笑不作答,端木寧又扶了扶眼鏡,嘴角揚起個冷淡的笑容,“你以為你是誰?”
  “你不過是校刊的社長而已,而且,還是個不合格的社長,你有什么資格隨便輕視別人?”
  周放沉默片刻,終于站了起來,一邊笑,一邊邁著悠閑的步子,把少年逼到角落里困住,雙手抵在他身側的墻壁上,湊近來,壓低聲音道:“那……你倒說說看,怎樣才算合格的社長啊?”
  端木寧瞇起眼睛,握了握拳頭,深吸了一口氣。
  “你們校刊很多欄目根本就起不到作用!你作為社長,沒有想過改善一下嗎?你知道仁川中學每個月都有大規模的考試,全年級排名,還有家長會,學生壓力有多大?還整天在校報上寫那些讓人看了壓抑心煩的長篇大論!社長大人,校報,不是你賣弄文采的地方吧?”
  因為激動,端木寧的臉漲得有些紅潤,周放突然覺得,這個家伙發怒的樣子還蠻可愛的。
  “唔,說得好像挺有道理啊……”周放故作沉思狀摸了摸鼻子,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  端木寧翻了個白眼,“我覺得可以增設一些輕松愉快的欄目,讓大家放松心情。本來學習就夠累了,你那個報紙風格太陰沉壓抑了不是嗎?而且以大家現在的水平,還沒到寫資深評論的程度,看那些不知所云的東西,真是讓人笑掉大牙。”
  聽完他的話,周放笑了起來,伸出手摸了摸端木寧的頭發,像摸小狗一樣,順著摸了一遍,也不顧對方瞬間變了的臉色,輕輕嘆息道:“傻孩子,你的想法真不錯,所以我們已經下定決心要改革了。把原來那些陳舊的板塊都去掉,加了些輕松愉快更有生活氣息的東西。剛才開會就在說改革的事情。嗯,我在全校調查過,你的意見呢,也有不少同學反應了。這樣一來,你說我合格嗎?合格就點個頭,我餓了,想去吃飯。”
  聽他說完,端木寧氣得漲紅了臉。
  “混蛋……你耍我……”
  似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話,卻被周放聽到。
  周放把放在他頭頂的手縮了回來,笑得很開心:“別罵我混蛋啊,你不覺得,罵禽獸更好聽嗎?來,重新罵一遍聽聽。”
  說完便退了一步,微笑著直直看向端木寧。
  端木寧的眼睛其實挺好看的,特別是瞇起來的時候,有種清冷的高傲。
  再加上眼鏡金屬的冷光,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,讓人不由得想……欺負他。
  不過現在氣紅了臉的模樣,倒是更可愛生動一些呢,皮膚本來就偏白,此刻因為憤怒而握緊的拳頭上,甚至連血管都清晰可見。
  周放一邊打量一邊在心里評價著,最后,收回目光,再次壞笑著跟他對視。
  “我跟你說啊,下次踢館之前,最好多做點準備,別沒頭沒腦就撞上來,讓我覺得,你是只……迷途的羔羊。”
  端木寧終于沒忍住,握緊的拳頭,跟周放原本就因為腸子扭曲而疼痛的腹部,親密接觸了一下。
  “算我多管閑事!”
  冷冷的哼了一聲,端木寧拍拍手走了。
  “喂……好歹我也是學長吧,你真不懂禮貌……”周放沖著他的背影喊道。
  “我只尊重值得我尊重的人。你?哼。”
  似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聲音,漸漸遠去,端木寧的背影也消失在走廊盡頭。
  周放這才愁眉苦臉地按住肚子,一腳踹開門,沖廁所狂奔而去。
  良久之后,廁所里傳來一陣陣舒服的呻吟。
  “唔……端木寧,謝謝你了,揍我肚子,讓我一瀉千里……唉……舒服。”
  周放一邊洗手一邊自言自語,卻聽廁所門口的腳步聲突然停了下來。
  扭頭一看,只見林微提著書包站在門口,一臉的震驚,“你說……什么千里??”
  “哦,拉肚子,一瀉千里。”周放聳聳肩,走過去伸出手親密地去摟林微,林微嫌惡地看了看他的手,躲開了。
  周放倒不介意,把手縮回來塞進褲袋,打了個口哨:“晚上一起吃飯吧,我請客。”
  “我來找你是想告訴你一聲,今天晚飯你跟婷婷一起吃,我跟朋友有約的。”
  “朋友?”周放哼了一聲,“男的女的?”
  “男的。”
  “哦,那隨你便。”
  林微輕輕笑了起來,“如果,我說女的呢?”
  “那……我當然也跟著去瞧瞧啊……”周放笑得很無恥,得到林微一個白眼。
  兩人并肩下樓去找溫婷,走到拐角,林微突然問:“對了,你們周末要模擬考試了吧?”
  “是啊,太痛苦了,我最擔心的就是作文,作文啊作文!”
  林微又笑了起來,“你那么有文采,作文每次卻那么低分,上次激怒了老師甚至給了你零分,我都替你寒心。”
  周放聳聳肩,嘆了口氣:“沒辦法啊,我這豪放的筆墨一揮灑,每次都超過八百字的框框限制,實在不想超,我就寫詩,可寫詩字數又不夠,唉,痛苦。”
  林微無奈道:“那你揮灑的時候把開關弄小一點啊,揮灑到八百字就差不多收尾了,干嘛每次都那么多廢話。”
  周放停了下來,意味深長的看著林微,笑了起來:“你知道吧,尿崩的時候,是無法控制開關大小的啊。”
  林微頓了頓,終于忍不住說道:“你說話就不能拿掉那個尿啊……之類,不雅的詞?”
  “那不是人體新陳代謝的產物嗎?有什么不雅的。你要覺得不雅,那咱就換個詞,叫……小便,如何?”
  林微沉默片刻,又扔給周放一個白眼:“我不想跟你說話。”
  說完,轉身便走。
  倒是從教室出來的溫婷,看著林微的背影,輕輕笑了起來。
  “周放,今晚你自己去吃飯吧,我去趟衛生間,處理……小便。”
  溫婷也扭頭走了,周放望著她的背影,瞪大了眼睛。
  這兩個孩子,翅膀硬了,都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  哼,小時候也不知是誰,跟在屁股后面,叫哥哥叫得特甜。
第二章 青梅不竹馬
  在林微和溫婷因為各種原因“背棄”了周放之后,周放只好一個人去校外的小店吃飯。
  仁川中學的飯堂太爛,學生大多在外面小店里解決晚餐,這家店有小吃,當然還有各種風味小炒,有大廳里排列整齊的座位,當然還有單獨隔開的包間。充分體現了階級分化。
  此時正是下課時間,晚飯的高峰期。
  小店里人很多,周放點了一碗牛肉面,皺著眉頭擠到角落里,坐著等。
  本來肚子就不舒服,現在又一個人在這破破爛爛的店里吃牛肉面,而且等了將近半個小時,面還不見蹤影。
  周放滿腹的怨氣沒地發泄,剛想出門換家店,頭一轉,突然發現有個熟悉的身影一晃而過。
  林微?
  周放心頭一跳,從角落挪出來跟在他后面,只見他徑自走進了一個包間。
  “你回來了?”里面傳出一個模糊的聲音。
  “嗯,等著急了吧?怎么不先吃呢,菜都涼了。”
  林微回答的時候滿臉笑容,溫和的聲音讓周放后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  不是吧,一看就是有J情。
  周放也不管自己這樣偷聽偷看是不是有失君子風度,現在只知道肚子餓得咕咕叫,而包間里有非常美味的菜。
  還有跟自己一起長大的熟人。
  蹭飯不為過吧?
  再說,你們在這包間里點那么多美味佳肴,我卻在外面等一碗牛肉面等半個小時,太不爽了。
  這樣想著,周放便厚著臉皮推門而入,目光跟正對著門的人直直相對,周放臉上的笑容僵在了唇邊。
  端木寧?
  顯然對方也認出了他,原本跟林微靠得很近,正在低聲說著什么,見到周放之后,臉色瞬間冷了下來,往旁邊挪了挪。
  倒是林微依舊笑得溫柔,回頭道:“周放,你怎么來了?”
  周放臉皮厚得很,被端木寧用白眼歡迎,居然還能坐在他的對面扯出個壞笑來,沖林微道:“我來找你啊,不介意一起吃吧?”
  林微笑笑,“當然介意了,我跟小寧有私事談。”
  小寧……
  周放后背又起了一層疙瘩,看林微彎起眼睛微笑的樣子,原本要出口的話卡在喉嚨里。
  站起來酷酷地擺了擺手,“行,你們談。”
  “你很餓嗎,我聽到你肚子響。”背后的端木寧突然說出淡淡的陳述句。
  周放停住腳步,回頭一看,只見端木寧正揚起嘴角輕輕微笑著,金屬眼鏡框卻泛著淡淡的冷光。
  那場面看著,居然像是電視劇里的大反派終于抓住了正義的臥底。
  肚子確實叫了,被聽到就聽到了吧,沒什么丟人的。
  周放又坐了回去,笑容燦爛,用拇指抵著下巴做沉思狀,半晌之后,低聲說道:“是啊,見到你,我突然……很餓。”
  聽到他調戲一般的話,端木寧有些不高興,皺著眉頭哼了一聲。
  倒是林微始終鎮定自若,扭頭對周放道:“那你就坐下一起吃吧,點的菜挺多的,反正也吃不完。”
  于是周放便坐在了端木寧的對面,兩人的視線在空氣里交匯,周放壞笑,端木寧冷笑,林微坐在旁邊,低頭撥弄著盤子里的花生。
  半晌之后,林微出聲打破沉默:“你們居然不認識了啊。”
  周放扭頭看向林微,“什么不認識?”
  林微輕笑:“你不記得也是正常的,那時候我們都很小啊,被你逼著吃生雞蛋的事。”
  “啊哈……我有做過那么損的事嗎?”周放開始賴皮,低頭猛喝茶。
  “你說,吃了雞蛋可以生雞蛋,然后讓我們試著去吃,那時候我跟婷婷才五歲,小寧……四歲吧?”
  端木寧沉默著,沒有說話。
  “小寧很傻的,他信了,居然真的把雞蛋給吃了。”
  周放抬眼看向對面,端木寧依舊是面無表情冷冷淡淡的樣子,似乎兩人討論的話題跟他沒有一點關系。
  “那時候你說什么話他都聽啊,周放你也真是,捉弄了小寧好幾年,結果都不記得了。”
  林微一直在撥弄花生,偶爾抬眼看看兩人,然后繼續旁若無人的自言自語,低頭的時候卻翹起嘴角輕輕地笑。
  “你那時候經常去爬樹,給小寧摘果子吃,我跟婷婷都沒得分。”
  “還給小寧買了很多粉筆,跟他在小區的水泥地上畫了一條長龍,被居委會的阿姨發現之后,你跑了,讓小寧一個人挨罵。”
  “還有……”
  “咳。”周放終于忍不住咳了一聲打斷林微,看向對面,發現端木寧的眼睛也正直直的盯著自己,于是又咳了一聲,“那個,我都不記得了。”
  說罷,低頭喝水。
  “我也不記得。”端木寧似乎哼了一聲,低頭拿起筷子。
  周放總覺得自己說不記得的瞬間,端木寧的臉色好像沉了沉。
  其實這也怪不得自己吧,周放心想。
  小時候一大堆孩子住在一個小區里面,周放是年齡最大的,整天捉弄小弟弟妹妹們,騙那些單純的孩子讓人有一種成就感,以及我最聰明你們全是笨蛋的那種“智力上的優越感”。
  當然,被那些孩子們尊敬地喊大哥,被他們纏著問這問那以顯示自己的博學多才,讓那些孩子們跟在屁股后面聽話地幫自己做事,那時候,周放就覺得心里特舒服。
  至于端木寧,要不是林微提起,周放腦海里并沒有什么深刻的印象。畢竟小時候的事情記憶模糊不說,那個社區同齡的孩子也太多了。除了跟自己一起長大的林微和溫婷,在周放眼里,其他人都是路人甲一般的存在。
  現在仔細回憶起來,端木寧,應該就是皮膚很白,話特別少,總是待在角落里的……那個安靜的孩子吧。
  似乎有摘過柚子給他,還教他怎么吃,因為覺得他一個人呆在那怪可憐的。
  周放收回思緒,看向對面,端木寧的金屬眼鏡泛著的冷光,有種讓人不敢接近的冷傲感覺。
  房間里很安靜,林微和端木寧都低頭只顧著夾菜,周放便把目光收回,低頭大吃起來。
  偶爾抬眼,總覺得對面那個人好像在看著自己,周放沖他笑的時候,他又不理人,別開眼去。
  周放只覺得莫名其妙,便不去理他。
  菜吃了一半,林微突然想起什么一般,輕輕笑了起來。
  “對了,當年小寧全家搬走的時候,哭得特別兇,周放你記得你說了什么嗎?”
  周放疑惑狀看向林微,倒是端木寧冷下臉,說話都有些不自然:“林微,菜涼了,先吃吧。”
 ?br />

Readme:如云閣小說網www.fdnenq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11选5出前三组技巧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