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云閣小說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BT五部曲之_03瘋狂的作家-第15部分

說作品入圍了。
  周放本來期待度就不高,知道消息的時候也只是懶懶地笑了笑,一臉無所謂的樣子。
  倒是端木寧,希望他得獎,又害怕他得獎后會保送去外地上大學,那種矛盾的心情,變成了一種慢性地折磨。
  父親的電話,在開學之后每周都準時打過來,端木寧雖然屢次拒絕,可心里卻沒底,自己還能跟周放在一起多久?要分開的不好預感,讓端木寧心情一直很低落。
  也明顯感覺到周放對自己態度的改變。
  他最近跟林微走得很近,整天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干什么,見到自己的時候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  依舊刻意避開著身體上的接觸。
  端木寧不明白周放的心思,周放心里同樣不好過。
  上次跟端木寧的父親打電話,商量著這孩子以后的生活安排,他父親執意要接他走,周放嘴上答應著,心里卻割舍不下。
  覺得自己對他的感情,似乎變了質。
  那種想一直守護著他,甚至把他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的心情,已經超出了理智的界限。
  看著他的時候,心跳就會加快,甚至有時會夢見親吻他時的美妙滋味。
  夢里,柔軟害羞的舌頭,微微顫動著,清晰鮮明的感覺,讓周放好幾次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。
  可看著單純懵懂的端木寧,周放又覺得自己像個壞流氓大色狼,居然會做那種奇怪的夢,把他狠狠抱在懷里,然后……
  “周放,晚上你會回來吃飯嗎?”
  正胡思亂想著,收到了端木寧的一條短信。
  周放想了想,回道:“不了,我要上晚自習。”
  晚上約了林微一起吃飯,飯間,周放突然問道:“我們關系那么好,你,不會想親我吧?”很拽的反問句,尾音上揚,調戲的意味很明顯。
  已經習慣了他的痞,練就了強大定力的林微,只是輕輕笑了笑,喝了口茶,道:“不想。”
  周放有些懊惱,“擁抱呢?”
  “不想。”
  “男生摟摟抱抱你覺得奇怪嗎?”
  “那要看是哪種了。”林微頓了頓,“你最近神經兮兮的,又怎么了?”
  “我覺得我的神經好像出了點問題。”周放哀嘆一聲,“完了,該不會喜歡上他了吧,為什么會有那種想法啊……”
  “嗯?”林微疑惑狀看著周放:“誰啊,周津津?”
  “呵呵。”周放只悲涼狀笑了笑,搖了搖茶壺,仰頭直接對著嘴巴倒了下去。
  晚上回家之后,看到穿著睡衣,露出大片皮膚在臥室里走來走去的端木寧,又覺得眼前一陣暈眩。
  趕忙逃進臥室關上門,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  剛才到家之前,找友情擁抱的借口抱了抱林微。
  林微和端木寧年紀相差不大,身上都帶著少年特有的青澀,林微還稍微胖一些,抱起來很柔軟舒服。
  可完全沒有心跳加速呼吸不穩甚至想有更親密接觸的想法,看著眼前疑惑狀睜大眼睛的林微,周放只覺得跟他太熟了,抱他就跟左手抱右手似得,毫無感覺。
  可是抱著端木寧的時候,心里膨脹的滿足感,絕對不會是兄弟朋友那么簡單。
  難不成兩人相處久了,真的有點喜歡他了?
  他是挺可愛的,跟他在一起也覺得很舒服,喜歡揉他的頭發,喜歡偶爾抱抱他。
  以前一直以為,對端木寧,只是小弟弟一樣的關心和愛護,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回事。
  是因為喜歡……
  所以在他出事的時候,才會因為太過緊張而失控。才會在他欺騙自己的時候,因為生氣而激動地打了他。
  所以才會經不住他的“誘惑”,兩次都在明知那樣不對的情況下,吻了他。事后雖然后悔,卻也偶爾會回味那種美妙的觸感,以及親吻時激烈的心跳……
  那種喜歡早就超出了兄弟朋友的限度吧……
  想到這里,周放只覺得眼前豁然開朗,心里卻成了無底的黑洞。
  那顆磐石般堅硬的老心居然動了?情竇初開,結果開太燦爛,有點難以控制。
  第一次喜歡一個人,讓人興奮,覺得很激動刺激。
  喜歡上的卻是男孩子,而且還是自己想保護的弟弟,不一般的感情,也讓人茫然和沮喪。
  接下來該怎么辦?
  腦子里亂成一團,周放靠在沙發上,揉亂了頭發,仰起頭死魚一般長長吐著氣。
  等端木寧敲門進來的時候,又變成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  “小寧,幫我倒杯水。”周放眼神繞著端木寧打轉,后者卻垂著頭,輕輕哦了一聲,轉身去倒水。
  遞過水杯的時候,手指碰觸間,周放只覺得心臟如羽毛拂過般柔軟,又癢得慌。
  于是不動聲色地反握住他的手,輕輕扣住,一臉笑容地占他便宜,端木寧卻沒有發覺,乖乖坐到周放的旁邊。
  “小寧,你爸爸要接你過去,你考慮得怎樣了?”
  端木寧身體一僵,輕聲道:“我不喜歡陌生的環境。”
  “這樣啊……”周放摸了摸鼻子,笑道:“好吧,你喜歡在哪,就在哪。”說罷,伸手輕輕揉了揉端木寧的頭發。
  端木寧疑惑狀看向周放,只覺得他今天笑得特別溫柔。
  眼神也特別溫柔。
  像是在看……看他養的狗……
  端木寧冷下臉來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  周放依舊笑得溫柔:“嗯,好好休息。”
  看著他的背影,真有種撲過去抱抱他的沖動,被理智給壓了下來。
  過了幾天,文學大獎賽終于進入了最后一輪的評定階段。
  端木寧每天上網去刷新,在出結果的那天,第一時間得知了周放獲獎的消息。
  打周放電話好長一段時間打不通,看了看鐘,才發現正是晚自習時間。
  不如準備點小菜來給他好好慶祝一番?
  這樣想著,心情雀躍地跑去廚房做菜,卻在片刻后接到周放的電話:“小寧你出來吧,我得獎了,文學社的人想一起慶祝一下,咱們一起去吃頓飯啊。”
  端木寧哦了一聲,掛掉電話。
  想了想,還是決定不去了。
  本來跟文學社的人就不熟,更討厭那么多人的熱鬧場合,那群人肯定又會開自己玩笑,問一些“你們兩兄弟在一起好不好”,“小寧你怎么住在周放家里”“你爸媽在哪”之類,讓人反感的問題。
  一個人躺在床上,思緒很亂。
  為了第一時間查到比賽的結果,自己在電腦前守了一個星期。
  而最終第一個通知他的并不是自己。
  因為關心他的人實在太多了,自從知道周放的作品入圍之后,除了林微溫婷等好友,他的同學們妹妹們,整天殷勤地幫他查著消息。
  被那么多人圍在中間,嘻嘻哈哈調笑著的周放,讓端木寧覺得很陌生。
  自從圣誕節那夜的不愉快之后,兩人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。
  周放晚上回來的時候,似乎有些醉,迷迷糊糊地走到端木寧房間,坐在床邊。
  “你怎么不去吃飯?!”好像有點生氣。
  端木寧睜開眼睛看著他,輕聲道:“我跟那些人不熟,去了反而尷尬。”
  “那你只嗯了一聲就掛電話,我們大家等了你好久知道嗎?”
  端木寧不想討論這個話題,閉上眼睛。
  “小寧,你是不是覺得自己長大了,我的話就可以當耳邊風?”
  有點兇的吼出聲,端木寧卻無辜狀睜開眼睛看著自己。
  周放心情很不好。
  端木寧接電話的時候答應了,周放便滿心喜悅地等著他,跟文學社的人約好了地方,還特意點了端木寧喜歡吃的菜。
  讓服務員暫時不要上菜,不動聲色地等著他,朋友們問“你是不是在等人啊”,周放便神秘兮兮地說:“那是,等重要的人啊。”
  可惜等了半個小時,不見他的人影。
  是不是路上出事了?這樣想著,心情更加煩躁,打電話給他,連撥了好幾遍,卻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  在朋友們的慫恿下,終于上菜了,因為慶祝,周津津還特意點了啤酒。
  一群人高高興興聊天吃飯,周放表面上一副社長的老大派頭,笑得開懷,心情卻一直很低落,喝了點酒,更覺得腦子里亂哄哄的。
  回家后見到端木寧若無其事在那睡大覺,更加氣憤。
  “你到底怎么想的,為什么總是要惹我生氣?”有些微醉,看著他一臉淡漠的樣子,酒氣怒氣一起上涌,直接把他從被子里揪了出來。
  “說說,今天就跟我說清楚,你怎么回事兒?整天陰沉著臉,不聽話,騙人,怎么越學越壞了,嗯?”
  端木寧皺著眉,甩開了他的手。
  “我不想去那種熱鬧的場合,不行嗎?”
  周放一愣,“你……是不是瞧不起我那些朋友?”
  “不喜歡她們。”
  嘰嘰喳喳像麻雀一樣,一口一個大哥,聽在耳里煩在心里。
  雖然知道那些女生只是因為敬重他才心甘情愿叫他哥哥,可周放在自己面前調戲那些同學妹妹,端木寧就覺得刺眼。
  哪怕是跟他同桌無心的“好想你啊,想你想得幾天睡不好”之類調笑的話,聽了都覺得生氣。
  因為太喜歡他依賴他,希望他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,那種可怕的獨占欲讓端木寧覺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。
  怕沖動之下失態,才不敢去那種場合。
  “小寧,你有心事要跟我說,你答應過吧。”
  “嗯……”
  “現在什么都不說,整天沉著臉,你當我是什么?不信任我了,還是覺得自己長大了,不想跟我這個大哥討論你的私事?又或者想跟你爸走掉,覺得跟不跟我說都無所謂?你到底怎么想的?!”
  端木寧咬了咬牙,跟他說?
  喜歡你這句話哪能那么隨便就說出口的!
  他也提過自己不是同性戀,甚至教訓自己不要改變性向喜歡上男人,那樣以兄長的身份照顧自己關心自己的人,怎么可能對他說得出“我是喜歡你的,我喜歡你抱我親我,我變成你厭惡的同性戀了!”
  說得出口么……
  說出來又能怎樣?
  他聽到之后那種嫌惡的眼光,自己無力承受。那種齷齪的想法,埋在心里自己難受就好,不需要讓他也一起心煩。
  “你不打算跟我交流?”周放似乎忍耐到了極限,咬牙切齒道。
  “周放,你醉了,去睡吧。”端木寧淡淡地扔下一句話,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。
  周放愣在原地,良久之后,才翹起嘴角淡淡地笑了笑。
  “很好。”
  轉身離開的時候,感覺自己眼前有些暈眩。
  老母雞習慣了把它遮蓋在翅膀底下保護起來,居然忘了,雛鳥長大了,會自己飛走。
  那個翅膀反而成了它的束縛。
  而老母雞卻以為它會一直安心地待著,以為它會乖乖的聽自己的話。
  心安理得地守護著它,卻被它討厭,那雙大翅膀把外面的世界遮住了。
  “端木寧,你跟你父親走吧。”
  走到門口的時候,輕輕說著,只覺得心臟蔓延開一片疼痛。
  “你說什么?”端木寧震驚地抓緊了床單,拔高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  周放卻只是長長地吐了口氣。
  “走吧,你長大了,我管不了你。”
  說著,便重重地關上了門。
  是不是因為沒有把自己的心意說出口,所以造成了他的誤會?
  怎么可能是因為長大了,管不了呢?
  自己就是到長大了,心里依舊是喜歡他尊敬他的,一點也不會厭惡,更不可能嫌棄。
  可那種喜歡,叫人怎么說出口?
  如果自己是女生,可以厚臉皮地說,周放,你說過娶我做壓寨夫人,要兌現啊,我喜歡你。
  或者,如果周放是女生,自己也可以抱著他說,我喜歡你,日久生情了。
  可現在,兩人是同性的前提下,在他明確申明不要因為相處太久而改變性向之后,自己怎么可能坦然地跟他說,我喜歡上你這個男的了呢?
  端木寧有些悲哀地想著。
  自己就是一個人生活,也不會跟著那個陌生的男人走。
  對自己來說,那個男人就像是噩夢,見到他,會想起媽媽,想起以前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的冷淡卻寂寞的媽媽,想起哪怕是去世了也給自己留了一大筆存款的媽媽,想起墓地里那一塊冰冷的,很少有人會去祭拜的孤墳。
  要跟周放說嗎?告訴他自己不愿意跟父親走,哪怕他不想跟自己一起生活了,已經十五歲的端木寧,會做飯會打掃,會好好照顧好自己。
  讓他不要逼自己去父親那邊。
  猶豫半晌,這才起身,看到書房有一絲微弱的燈光,便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  房里沒有人。
  手機被自己調成了靜音,今晚周放連續打了半個小時的電話,自己沒有接到,所以他很生氣吧?
  不如給他道個歉,然后好好說清楚,自己想要獨立生活的事。
  沒料推開門的周放,手里卻拉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。
  “端木寧。”冷淡的語氣。
  “嗯……”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手里的箱子,顫聲問:“你……在幫我收拾行李嗎?”
  “對啊,你父親過幾天會來接你。”
  “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把我送走,是不是!” 看著他“體貼”地為自己收拾好的行李,有些難過地攥緊了手指。
  周放沉默片刻,低聲道:“再不送你走,我怕我會一時沖動,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又沖動了來揍人屁股嗎?
  “小寧,等你長大了,你會明白,跟我在一起的這段日子你對我產生的依賴,只因為你太孤單無助,而我恰好在這個時候把你帶過來一起生活,僅此而已。”周放聲音低低的,像是有什么沉悶的心事。頓了頓,繼續說:“不像我,我能分辨自己的感情,可你不能,我不想讓你因為我的疏忽而……”
  “而變成同性戀,是嗎?”端木寧神色一黯,扯開嘴角輕輕笑了笑:“謝謝你為我考慮,自己的事,我自己有分寸。”
  “那就好,跟你父親走后……好好生活,記得聽他的話。”
  周放輕輕把箱子放在了原地,轉身離開。
  端木寧站在原地發愣,想起自己搬來他這里的那一天,周放一手拉著箱子一手推著車的情節,想起他不甚寬闊卻挺直的背影,想起他那句“以后就跟我過吧,我來照顧你”的保證。
  是他把自己接過來的。
  現在,多好,又是他親手要把自己送走。
  時間過得真快,跟他在一起已經半年了。
  這半年,無疑是自己從小到大,情緒波動最大的半年。
  失去母親的悲傷痛苦。
  陌生父親出現的茫然無助。
  更多的是跟周放在一起的快樂,每一天都刻在了記憶里。
  喜歡他的那種心情,并不美好反而像種折磨的初戀心情,第一次抱著他時的滿足,第一次親吻時的戰栗……
  如今,這一切都要畫上句號了嗎?
  笑起來的時候,輕輕扯了扯嘴角,似乎連心臟都被狠狠撕扯著,實實在在地疼痛著。
  終于,事情還是朝著自己最害怕的方向發展起來。
  回頭看了看,周放的臥室里透出的淡淡燈光,突然熄滅了,眼前一陣黑暗。
  端木寧拉起了地上的箱子。
  走出院子的時候,已近十一點,街上行人寥寥,一排排整齊的路燈讓小城市染上淡淡的暖黃|色。
  看著自己在路燈下拉長的背影,身邊沒了另一個人,孤孤單單的。
  拉著箱子走在街上的時候,只覺得寒風刺骨的冰冷。
  穿的是他送的衣服。
  從內褲到毛衣,再到厚厚的棉外套,他親手挑的一套白色衣服,就過年的時候穿了兩天,然后便寶貝似得珍藏起來,舍不得穿。
  現在穿著它回家,心里稍微暖和一些,又覺得這樣執著的自己實在傻得可笑。
  另一只手里攥著他送的那本書。
  第一本被印刷出來的作品,自己最寶貝的禮物,雖然封面被他弄的有些不倫不類。
  可還是想帶在身邊。
  從家里帶到他那里,再帶回來,只用了半年。
  眼前那個大大的屋子。
  以前是三個人,總是冷冷淡淡的媽媽,還有一直把自己當孫子一樣關心照顧的,年邁的管家鐘叔。
  兩位自己心里最親的人,在同一天,突然離開了。
  現在又回到這里,雖然沒有事發當初的震驚和痛苦,可心里隱隱的悲哀和難過,在見到熟悉的院落之后,變得更加鮮明起來。
  開了燈,一步步走上臺階,清晰的回聲讓人害怕。
  像是恐怖片拍攝現場一樣空曠又黑暗的屋子,把全部燈都打開來,還是覺得有些陰冷的感覺。
  開了空調,電熱毯,抱緊身體縮在床上。
  對自己說:端木寧,要堅強起來,以后就這樣一個人生活吧,不要……讓周放瞧不起。
  這樣想著,鼓起勇氣關了燈,閉上眼睛,直到深夜的時候才漸漸有了睡意。
  次日清晨,7點就醒來的周放,有些無聊地在屋子里轉。
  看到端木寧的臥室空空蕩蕩,廚房里也不見了他忙碌的身影,心里竟也空落起來。
  昨晚雖然醉了,可做了什么還是很清楚。
  把他趕走,自己心里也很難受,沒有辦法告訴他,自己其實喜歡上他了,甚至自私地想把他藏在翅膀底下,讓他死心塌地跟著自己。
  可那樣太殘忍,他還是個孩子,沒辦法分辨一些事情。
  如果因為自己的自私,甚至因為沖動而做出一些無法挽回的事情,長大之后,端木寧會恨自己吧。
  畢竟,現在還沒有任何經濟基礎的自己,和心智不完全成熟的孩子端木寧之間,談感情的事,太早了,也太傷人。
  騎著車子往學校趕,路過端木寧家門口的時候,看到端木寧穿著厚厚的大衣從門里出來。
  反射般地揮手打招呼,卻在端木寧冷淡的目光下收了回去。
  正尷尬間,林微載著溫婷路過,回頭笑著問:“你們還不走啊,遲到了。”
  周放扔給他一個多管閑事的眼神,回頭見端木寧把手塞在口袋里,沉默著。
  “要不要我載你過去?”周放問。
  端木寧搖了搖頭。
  周放心中一沉,臉上依舊是招牌笑容:“那我先走了,你一個人走過去?”
  端木寧點了點頭,在周放剛要騎車的時候,突然開口道:“你放心,我一個人也會生活地很好。”
  周放沉默片刻,輕聲嘆道:“小寧,我們不討論這個,快遲到了,先上車。”
  “沒關系,以前沒有你的時候,我也是一個人走過去的,又不遠。”說著,便邁步往前走去。
  周放愣在原地,直到端木寧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盡頭,這才輕輕嘆了口氣,騎車往前走。
  周放始終沒辦法放心端木寧在那個大大的院子里獨自生活。
  自己又沒有理由,或者說不敢,再把他留在身邊了。
  于是再次撥通了他父親的手機,讓他盡快給兒子一個好的安排。
  跟他父親見面談話的時候,周放提了好多要求,比如,不要逼他做任何事,因為他個性太倔強;要記得他喜歡吃清蒸的東西,不喜歡油膩、麻辣等口味重的食物;他怕冷,一定要把空調溫度調高一點;要經常關心他,哪怕他不跟你說話,他也會因為感受到你的關心而開心起來。
  跟他父親一起來的,還有個男人,看上去二十多歲,很年輕。
  可是比起那個垂著頭沉默的父親相比,那個人反而更顯成熟穩重。
  “小寧是他的兒子,他當然會盡全力照顧好的。”男人淡淡開口,并從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:“他媽媽生前寄來的信,還有親子鑒定的證書,你若懷疑我們的身份,可以仔細看看。”
  周放接過來,看了眼端木清在生前寄過去的信。
  并不秀氣反而很端莊的字跡,簡簡單單寫了一頁紙。
  大意就是“當初被人算計生下兒子,因為我們兩家生意上的過節,不想讓孩子卷進去,我跟他再婚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,他說會把孩子當親生的一樣看待,于是便沒有告訴你。孩子叫端木寧,長得很可愛,如果你想,我會在他16歲的時候安排你們見面。”
  沒料端木寧還沒到16歲,她卻先去世了。
  周放有些疑惑,“他媽媽再婚,那小寧應該有繼父才對,怎么沒聽說過?”
  一直垂著頭的男人,終于抬起頭來,訕訕地答道:“那個人是清兒一直喜歡的學長,他們結婚之后,過了幾年他就因病去世了,清兒怕小寧難過,就騙他說,他爸爸遠走他鄉。”
  周放愣了愣,心中不禁對端木清生出些許佩服,一個孤單的女人,獨自帶著孩子過了這么多年,卻沒有半句怨言,還能賺那么多錢,買下大院子不說,給端木寧留下的存款也足夠他活到成家立業,她真的很辛苦,也很愛這個兒子,雖然她總是很淡漠的樣子,也很少表現出來對兒子的關心和在乎。
  相比而言,這個什么都不知情的老爹,真的很想讓人揍他一拳。
  可看他低著頭內疚自責的可憐樣,周放又不禁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  “那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。”
  “放心,我會的。還有,謝謝你,這段時間多虧有你照顧,小寧才那

Readme:如云閣小說網www.fdnenq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11选5出前三组技巧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