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云閣小說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BT五部曲之_03瘋狂的作家-第32部分

難道你想抱一個冰塊。”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著,透著魅惑的氣息,同時嘴角輕輕彎起,身體順勢一滑,手指迅速的解開他的衣服。
  看著眼前略微腫-大的部位,吸了口氣,剛想張嘴含進去,卻被周放抓著肩膀拉了回來。
  對上他深邃的目光,端木寧有些難堪的握了握拳,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:“你不想試試?我聽說那樣會很舒服。”
 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那么高傲的你,居然愿意做到這種地步?
  “沒事……”強自忍著,心里卻更加難受,心臟像是一下下被人用力攥緊又松開,一陣陣實實在在的疼痛著。
  “告訴我好嗎?”
  他的聲音溫柔的快要把人融化了。
  端木寧的睫毛輕輕顫了顫,“抱我,讓我感受你的存在,不要問……”
  被人利用,玩弄,像是跳梁小丑一般。
  自己的出生本來就是場鬧劇,最喜歡的親人不是親人,信任的朋友一直欺瞞自己,最愛的人,一再的傷害他……
  只有他愿意包容這樣不堪的端木寧和江寧。
  “我不逼你,但是記住,無論如何,還有我會在你身邊。”
  說完之后,便迅速除掉他的衣物,俯下身去,毫不猶豫的用嘴含住那脆弱的器官。
  “啊……”一聲驚喘,端木寧的手指緊緊攥住被單,“不要……”
  對方沒有出聲,用霸道卻不失溫柔的動作回應他。
  舌尖舔-弄著那敏感脆弱的部位,很快就讓那里挺立起來。
  周放頓了頓,調整姿勢的空隙,抬起頭對他露出一個壞壞的微笑,“要證明是嗎,我給你從頭到腳仔細的證明一遍。”
十五章 不完整的信任
  很丟臉的在他口中釋放,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-感,良久沒法緩過氣來,癱軟在床上的端木寧只好任憑周放“從頭到腳”開始侵略般的熱吻。
  敏-感的皮膚被吻出一道道曖-昧的紅痕,甚至連大腿內部很少觸及到的地方,都被他的舌頭舔過。
  因為怕傷到對方,忍耐著早已硬挺的欲望下床去翻來潤滑劑,耐心擴張□的周放,眼底是難以掩飾的溫柔。
  之后,堅定的進入。
  結合的一瞬間,因為疼痛,難過,幸福,種種感受夾雜在一起,端木寧模糊了視線。
  眼角突然感覺到灼熱的溫度,是他輕輕用唇吻著自己的眼睛。
  抓緊他的后背,放縱自己,放縱的呻-吟著。
  “周放……”把身體湊上去一些,讓他進入的更深,抱緊他,在他耳邊輕聲說:“不要離開我,周放。”
  一遍又一遍的重復,或許只是為了讓自己安心。
  回應他的,是又一輪瘋狂的沖刺。
  像要把身體折斷了,像要讓兩人融合了。
  激烈的情事,是在證明什么?還是在發泄內心的不安。
  糾纏,喘息,激烈的沖刺
  擁抱,纏綿,溫柔的親吻
  原本最親密的時刻,卻覺得,跟身邊的人離得很遠。
  建筑在欺騙和傷害上的愛情,像是沒有穩定根基的空中樓閣,那些承諾和擁抱,只是在樓閣上堆砌更多美麗的寶石——
  讓它在倒塌的時候,變得慘烈。
  清晨,端木寧起床的時候隱隱聽見客廳里有一陣爭吵,隨意披了件外衣,輕輕拉開門。
  “周放,你不覺得自己管得太多了嗎?”
  熟悉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疲憊感,是林微。
  他來這里做什么?
  端木寧正疑惑間,聽到周放嚴肅的說:“為什么不告訴他你根本不是寶丁?你不解釋也不讓我去說明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  “你別再糾結這個問題了,我跟他分手不是寶丁的問題,是性格不合……”
  聽到這里,端木寧猛的拉開門,坐在沙發上的林微突然抬起頭來,看到端木寧之后有些震驚,隨即又平靜下來,站起身對周放說:“我先回去了,我的私事不需要你來管。”
  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,周放才突然說:“要不是去買早餐的時候看見你失魂落魄從醫院出來,我閑著沒事兒管你?”
  林微停下腳步:“周放,我從來,都不需要你的保護,我有能力處理好自己的事情。”
  說著話,卻沒有回頭,輕輕關上門。
  周放回頭,跟端木寧對視片刻,良久之后才輕輕嘆了口氣。
  “林微跟葉敬文分手了。”
  “哦。”端木寧輕輕笑了笑,“或許他們真的是性格不合吧,別人的事還是不要插手比較好。”
  “你知道他們為什么分手嗎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頓了頓,輕聲說:“也沒興趣知道,我連葉敬文是誰都不認識。”
  之后便轉身去洗手間,一路上攥緊了手指。
  周放神色一黯,在褲袋里按掉了一直播放的手機。
  “小寧,周放在外面等了一夜……”
  “我不要見他,就跟他說我死了吧,讓他徹底忘了我,拜托你。”
  多年前在醫院,端木寧和古唯的對話。
  只是一句話而已,為什么像是心底有什么轟然倒塌了一般?
  自己在那個冷冷清清的醫院走廊里待了一整夜,坐都坐不住,焦急的走來走去,沒有絲毫睡意。
  一整夜都在內疚和自責,從來不信上帝的自己為了他祈禱著,希望他能活過來,只要渡過危險期活下去就好,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說,請你撐下去……
  醒來時候的他,卻說了那樣一句話,難道就因為他自尊心太強烈的緣故,受不了表白被拒絕,于是想讓自己徹底忘記他,從而編造出他死掉了的謊言?
  雖然那時候年齡小,思想偏激,做事不分輕重到這種地步了嗎……
  可依舊不忍心當面拆穿他,甚至把過錯推給古唯,給端木寧留那點他想要的尊嚴。
  因為愛他如此深刻,才能勉強自己容忍他的欺騙。
  而他卻并不珍惜。
  見端木寧洗漱完畢,周放才輕聲道:“林微的事,我希望你能出面。”
  端木寧低下頭,沉默不語。
  周放繼續說:“雖然他表面上沒事的樣子,可心里一定很難過,早上我見到他的時候,他在路邊發呆差點被車撞了。”想起當時的場景,現在還心有余悸,“葉敬文對他的誤會,起因是寶丁那個筆名。”
  頓了頓,目光直直盯著端木寧:“他不解釋,是不是你跟他說過要他保密?”
  “是,我讓他別告訴任何人。”端木寧的聲音冷冷的,“可他還是告訴你了不是嗎……”
  “別當我是傻子,林微沒告訴我,你以為我自己不會查?”周放厲聲打斷了他。
  查?
  果然,他早就在懷疑自己了,他在暗中調查吧?他其實把一切都查明了,只是裝做沒事一樣。
  現在林微出事了,他終于忍不住了么?
  心里很難受,翹起嘴角輕輕笑了笑:“那么你的意思是讓我出面說明,是我指使林微注冊那個筆名,我在幕后寫作,他在臺前簽合同收錢,然后讓那個葉什么的把矛頭指向我,原諒林微,是嗎?”
  聲音冷淡到,甚至自己都分辨不出是因為難過,還是真的冷漠絕情……
  “每次我捅出什么簍子都讓林微替我擔,不管簽合同也好,打官司也好,對方要找的也只是林微,因為那個筆名是他注冊的,填的也是他的身份證和地址,在法律上,他才是寶丁那個筆名的擁有者,而我,只要說一句跟我無關就可以把一切都抹得干干凈凈,神不知鬼不覺了。”
  “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有心機?”頓了頓,輕輕垂下頭,“沒錯,那個單純的端木寧早就死了,現在的我就是這樣機關算盡的人,你最不喜歡的那種人。”
 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,他垂下的發絲似乎被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。
  昨晚放縱之后的吻痕,經過一夜,已經變成了淡紅的顏色,卻依舊在白-皙的脖頸處張牙舞爪,顯得格外刺眼。
  對面那個肩膀消瘦的端木寧,其實,早就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單純的孩子了吧?早就不需要自己去保護了吧?
  現在的他,聰明而會精打細算的他,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去保護自己,甚至……把別人玩弄于鼓掌之間了。
  周放輕輕嘆了口氣:“林微當時為什么會答應這么危險的要求?”頓了頓,一字一句道:“因為他拿你當朋友。”
  “冒著那么大的風險,一次次替你收拾爛攤子,因為你而跟他的戀人吵架無數次,他都沒有出賣你,甚至對我都不肯說明,因為他當你是朋友,他守著你們之間的那個承諾,自己就是有再大的委屈也往肚子里吞。”
  “你呢?”
  端木寧沉默著,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,他的聲音斷斷續續,似是驚雷一般轟炸著自己的耳膜。
  良久之后才抬起頭,輕輕微笑起來。
  “你說的沒錯,我從來沒把林微當朋友。”
  “像我這樣自私自利不擇手段的人,根本就不會有朋友,我只是在利用他,你滿意了?”
  又沉默下來,空氣似乎被抽干了一般,讓人呼吸的時候胸口一陣陣發痛。
  兩人對視著,卻覺得像是有什么,越走越遠了。
  “我心里在乎的人只有一個,可是,他并不需要了。”端木寧輕聲說,然后轉身去臥室,撿起地上的衣服默默穿了起來。
  周放一直站在原地,緊了緊口袋里留著殘酷證據的手機,直到他穿好衣服走出來,才沉聲道:“過錯可以補救,錯過卻難再回頭,你知道我的意思,這次,我讓你選擇。”
  端木寧停下腳步,良久之后才輕輕嘆了口氣。
  “讓我靜下來好好想想,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了。”
  清晨的陽光很好,走在街道上,看著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,端木終于寧輕輕笑了起來。
  原來最難過的時候,是哭不出來的,或者,自己在當年媽媽去世的時候哭了太多,以后就再也不會哭了。
  本來就長得清秀,名字又奇怪,在仁川中學讀書的時候,旁人總是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自己,即使在媽媽去世了肩膀上帶黑紗的時候,都用外套遮蓋起來,免得被人嘲笑,更不會哭,因為流淚是懦弱的表現,會被人瞧不起。
  以前一直把周放當成世界的中心,圍著他轉,什么事都先想著他。
  那樣的自己,卻在他眼里變得如此不堪。
  自私自利,機關算盡,為了自己可以隨意犧牲朋友,利用別人……
  他是這樣想的吧,以為自己找林微當擋箭牌?
  這五年,精心設計的一切,不過是讓人看著發笑的劇本,自己演得開心演得投入,沒想到看戲的人在曲終人散的時候,只有一句話的評價:不過是場無聊的鬧劇。
  一直把他放在首位,卻忘記在愛他之前,多愛自己。
  那么至少在沒有他在的時候,可以好過一點。
  誰沒有誰不能活?
  這五年沒他在,照樣活得好好的,只不過午夜夢回的時候總是想起他,記掛著他罷了。
  打開手機,看到新的信息,是周放發過來的,“注意安全,到家給我電話。”
  刪掉了信息,揚了揚嘴角,自己最期待的關心和愛,現在,卻覺得很是諷刺。
  坐了出租車,車內開的音樂在耳邊響著,若有若無的聲音。
  專心去聽,才發現是最近流行的一首歌,叫分手快樂。
  有些心煩的望向窗外,看著外面的建筑漸漸變得模糊,似乎是昨夜放縱的緣故,現在的精神很不好。
  迷迷糊糊睡著了,直到耳邊響起什么聲音的時候才驀地睜開眼。
  “你說什么?”疑惑狀看向司機,對方微笑著說:“我說這里塞車嚴重,要不你下車走過去吧?前面那條街就到T大了。
  端木寧道了聲謝,把錢拿出來遞給司機。
  下車之后聽到一陣刺耳的喇叭聲,遠遠望去,整條街道塞滿了車子,此時正是早晨上班的高峰期。
  端木寧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耳朵,緩步走到T大。
  在校門口發了條信息給林微,“你來接我下吧,我在你們學校門口迷路中。”
  “好,很快過來。”
  林微在兩分鐘之內就趕到,說是自己也剛回校,就在門口附近買東西。
  之后便沉默下來,兩人一路一前一后的走著,到一間咖啡廳的時候林微突然停下腳步。
  面前出現的男生冷著臉問林微:“去過醫院了?”
  林微回了個淡淡的笑容:“剛回來,我們已經分手了。”
  對方似乎有些驚訝,良久之后才皺皺眉頭:“真搞不懂你們,沒事瞎折騰。”
  “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意?”林微笑得意味深長。
  “我可不會趁虛而入,那不是我蕭凡的風格。”男生冷冷地笑了笑,轉身揚長而去。
  跟端木寧疑惑的目光相對,林微笑了笑:“剛才這位是蕭凡,高中同學。”
  見端木寧不怎么感興趣的樣子,林微輕聲道:“我們進去聊吧。”
  上課時間到了,咖啡廳里沒什么人,兩人找了個角落里靠窗的座位坐下,點了咖啡。
  “你不去上課?”端木寧問。
  “不想去。”
  “我還以為你這樣的乖學生從來不逃課呢。”一邊說,一邊輕輕抿了口咖啡。
  “就算不逃課,我現在也沒心情聽課,與其在課堂上走神,還不如直接逃了呢。”林微攪拌著咖啡,倒了一包糖下去,“你不加糖?”見對方點頭之后,便不客氣的把端木寧的糖也拿過來加進杯子里。
  端木寧笑了笑,一口喝光了苦咖啡,然后抬起頭看著林微,“你跟他分手是不是因為我?”
  林微搖頭:“你別聽周放瞎說,我們是缺乏溝通缺少信任,積累了一段時間,他給我爆發了一下。”
  “只是這樣?”
  “昨晚他急性胃炎差點犧牲了,我卻沒來醫院陪他,他很傷心,早上在病床上跟我分手,不關你的事。”
  林微說得很輕松,端木寧也沒再問,只是輕輕笑了笑:“如果需要我出面解釋的話,我……”
  林微笑著打斷:“不用你出面,即使需要解釋,我也會親自跟他說清楚。”頓了頓,又說道:“我想我跟他都需要時間,性格不合的兩人是沒法相處,不能再硬碰硬了。”
  端木寧沉默片刻,突然說:“我覺得我跟周放也沒法相處了,他現在見到我就心煩。”
  “啊,早上你們不是還好好的……”目光有意無意瞄了眼他脖頸處鮮明的吻痕。
  “你知道,我騙了他很多事,現在又想不到怎么跟他解釋。”
  “你今天找我,是想讓我幫你參謀?”
  端木寧低頭喝了口咖啡,似乎在考慮著什么,良久之后,才抬起頭來,下定決心一般:“我找你不是為這個,而是想咨詢一些醫學上的問題。”手指握緊了杯子,見林微微笑著認真聽著,這才放心的說:“我五年前出過車禍,差點死了。”
  林微有些震驚,“怎么會這樣?我不知道……”
  “我自己也不記得,但是周放知道,他一定以為我騙他。”
  端木寧神色有些黯淡,“因為當年做過催眠治療,我把一段時間的記憶給忘了。”
  “那你現在想記起來嗎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那應該不難,我們找醫生試試。”林微認真的看向端木寧,伸手蓋住他的手背, “除了這個,還有哪里覺得不對么?”
  “我覺得自己身體出了問題。”端木寧抽回手,深深吸了口氣:“這些年,每次坐飛機的時候我都會瞬間聽不到聲音,感覺腦子一片空白,剛開始沒在意,后來,發現自己一緊張的時候就聽不清聲音。”
  “上次跟你打電話也是這樣,我根本沒聽清才問了第二遍你在哪,你說在法院不在學校,我才知道你剛才說了什么。”
  “今早跟周放吵架的時候,他說的好幾句話我沒聽清楚,我不敢回答,怕答錯什么又惹他生氣。”
  林微沉默了好久,才輕聲問道:“你車禍之后,就有這種癥狀了么?”
  端木寧沉思片刻,“好像是吧,具體我記不太清楚,其實也不嚴重的,只是最近幾個月才越來越明顯了,我只是覺得很不安,所以才來問問你,你學醫的比較懂,給我點建議。”
  見林微皺著眉思考著什么,端木寧故作輕松的說道:“或許只是神經繃得太緊了吧。”
  “可能是車禍的時候傷到了哪里,我也不能確定,還是去徹底檢查一下比較好。”見他攥緊了杯子,林微小心翼翼的問:“這件事,周放知道么?”
  “先別告訴他,沒確定之前,不想讓他擔心,他最近夠煩了。”
  “那你父親……”
  “他知道之后古唯就知道了,我現在還不清楚我爸是不是養虎為患,所以也不能告訴……”笑了笑,輕聲地:“現在只有你知道,雖然我并不把你當朋友,你卻是我最信任的人。”頓了頓,抬頭看向林微:“你覺得我是不是挺悲哀的?出什么事的時候身邊一個人都沒有,卻厚著臉皮來找曾經利用過的你。”
  “別把自己說得那么壞,如果你真是那種人,我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放心幫你?”林微笑著拍了拍端木寧的手背,“小時候一起玩到大,我知道你本性不壞,你只是太在意周放,把自己逼到了死角。”
  或許吧,因為太在意一個人而忽略了其他。
  到現在想要挽回的時候卻覺得茫然,該從哪里修補?該從哪一年哪一天開始解釋?
  思緒很混亂,特別是,現在的周放,已經不再信任自己了。
  因為曾經欺騙過他,在他的印象里,端木寧說話已經不能完全信任的,他需要斟酌,需要調查,需要考慮過之后才決定要不要去相信。
  而那個猶豫的過程,讓站在他面前的自己顯得格外難堪。
十六章 往事不堪回首
  從醫院出來之后,兩人一直沉默著,林微想說什么卻說不出口,端木寧則一直坐在廣場旁邊的凳子上發呆。
  那些被忘記的記憶碎片,如今完整的拼合在一起。
  跟周放表白之后,他沒有反應,于是自己傷心欲絕,轉身,往家的方向沖去,耳邊響起刺耳的剎車聲,然后感覺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,痛到痙攣,
  倒在地上睜不開眼睛,可意識卻是清楚的,聽到周圍嘈雜的聲音,也聽到周放一遍又一遍呼喚著自己的名字。
  那種絕望的,無助的,撕心裂肺般的聲音,是周放在叫著端木寧的名字。
  后來失去了知覺,醒來之后古唯在身邊,爸爸卻不知去了哪里。
  第一反應是問周放在哪里,古唯說,他在外面等了一夜,剛剛去了洗手間。
  或許是巧合,或許是古唯故意制造的機會,他笑著,說,我們談談。
  古唯說,他早就看出端木寧對周放的感情不一般,現在兩人年齡還小,并不適合談論感情的事,再者,這個社會雖然開放,對同性戀卻依舊有不少偏見,且不說法律根本不允許同性的婚姻,很多人對同性戀的歧視也沒有改觀,你們要面對的問題還太多,現在即使在一起了,也堅持不了多久……
  當時他說的那些話,句句在理,自己雖然對江山有關的一切都有種抵觸情緒,可那時候卻認同了他的觀點。
  暫時分開,然后等兩人長大了,再考慮是否要在一起的問題。
  考慮之后,自己開口說,既然如此,我暫時不想再跟他見面。
  等長大了再說吧。
  并沒有說過讓他以為我死了之類的話。
  自己當時雖然很難過,卻還是有些理智的,既然沒有做過,那么跟周放好好說明白就可以了,他會原諒自己當時不想見他的想法吧?雖然知道他在外面等了一夜,很是心疼,可畢竟剛剛告白被拒過,那時如果見面的話,彼此更加尷尬而已。
  然而現在迫在眉睫的,除了要正式跟周放道歉之外,還有自己的身體問題。
  在醫院詳細檢查之后,醫生說是腦部長了腫瘤,具體是不是當年車禍的原因還有待查證。
  腫瘤壓迫到神經,影響了聽力,需要盡快動手術。
  起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害怕得渾身顫抖起來,幸好有林微在旁邊解釋,說是良性的,手術切除預后很好,醫生也很溫和,說手術成功率很高,只是聽力有可能受到影響……
  影響有多嚴重?
  或許會失聰。
  在廣場上待了好久,林微終于忍不住說:“接受手術吧,小寧,耳朵的事我們可以再想辦法,現在醫療技術那么先進,在國外……”
  “我知道。”低聲打斷了他的話,“只要能活下去,哪怕一輩子都聽不見又何妨?”
  頓了頓,又輕輕笑了起來:“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,我不怕這些。”
  說著不怕,指尖卻輕輕顫抖著,林微只是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輕輕拍了拍:“你比我想象的要堅強。”
  當年他媽媽去世的時候,那么小的年紀卻能冷靜的給她準備葬禮,在墓前也只是無聲的哭泣,跟著周放一起住的時候,也能很快就適應下來……
  端木寧一直都比他們想象的要堅強。
  一個人長大,沒有父親,母親也很少跟他聊天,可他卻依舊能自得其樂,獨自一人抱著本子窩在臥室里寫小說,抑或是安靜的待在書房看書,雖然表面上一直是冷冷淡淡的樣子,心里卻并不是很悲觀,有希望,有理想,并且為
txt電子書下載www.ShuBao2.com

Readme:如云閣小說網www.fdnenq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11选5出前三组技巧规律